公司信息   新闻中心
青松基金石建平:中美科技之争下的投资策略


青松基金石建平:中美科技之争下的投资策略


来源: 青松基金(ID:qingsongjijin)


观点摘要:

中美技术之争势所难免,底层技术对华垄断几不可逆,但这也是科技投资的大机会!中国要抓住在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水平排名第二的势头,积极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国家标准、国家政策、技术出口风险是科技创业者必须关注的关键影响因素。我个人看好以自主原创技术为核心占据未来产业生态价值链、从巨头看不起的碎片化场景切入的创业项目。



2019年6月20日,由题跋派主办的「物联网产业趋势解析暨技术资本题跋速配」活动在北京举办。青松基金合伙人、青松智慧基金管理合伙人石建平受邀出席活动,并发表了《中美科技之争下的投资策略》主题演讲。


5.jpg


以下为演讲速记,有删减:


今天讲的这个课题,其实是我前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正好也利用了我自己的优势——在美国和中国分别生活了20多年,在整个IT行业也做了很多事情,在软技术和硬技术两方面都有深度参与,今天希望和大家做一些分享。



贸易战的本质是科技之争



眼下,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其实我想说,本质上这就是科技之争。


从2015年开始把互联网+列为国家战略,2017年进一步把人工智能升级为国家战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对技术路径的演进和未来技术在行业里面所起的作用,思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有更大的递增。


从整个中国的技术布局来说,五年内要将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为全球第4大湾区,前面3大是硅谷、东京、纽约。由此可知未来中国经济的动力在哪里,粤港澳大湾区,没有错。


粤港澳大湾区也拥有很好的国家人才政策,我们好多在深圳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的外籍人才,在税收上都有非常大的补贴政策。我相信后续会有更多有力的政策,因为科技之争的基础是人才之争。


虽然欧美目前垄断了计算领域的大部分底层技术,但是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中国的投入和取得进展目前处于全球第二名。从创业的维度来看,中国和美国比还有距离,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数量上美国的规模是中国大一个数量级,而且美国几乎垄断了图灵奖获得者。但是,放到更长的时间轴里来看,目前全球的人工智能水准都处在起跑线,因此中国和美国的距离也就没那么远了。


4.jpg



中国科技创新的优势在哪?



那么中国在科技领域创新有哪些优势呢?我认为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产业场景。其二,海量场景数据。我认为过去30年来,中国整个产业环境里边,在全球最有规模和最有优势的就两个——消费和制造业。因为你的人口和消费规模在这儿,别人没办法把你拖垮,这个消费能力总会在中国,没办法。另外,老美最想“干掉”的经济支柱就是中国的制造业。


其三,国家扶植,宽松数据政策。其四,更勤劳的人才池。其实,中国很多互联网早期的出海公司,会在安卓手机上面做各种各样的工具。老美一个软件一两个月迭代一次,我们中国创业公司三天、一个星期迭代一次。在这个里面,除了很底层技术的东西,其实95%的东西,只要思路对了,靠努力勤奋就可以超越对手。而我相信,这个事情不仅仅只发生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上,也必然会发生在科技领域。


那么科技投资在国内的市场环境有哪些特点呢?


首先是人口特征:老龄化趋势,专业人才比例失调,重复节奏劳动力开始流失,传统手艺在流失。其次在消费市场特征:中国是全世界最大单一经济体,消费品种类丰富,服务快速便捷全球领先,但产品质量、安全性堪忧,竞争惨烈。


在制造业方面,中国的人工密集型制造业占30%GDP,但当我们以投资人身份去梳理时发现,高端制造设备和核心零部件大多被国外垄断,中国的出口主要以中低端可替代产品为主。但中国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在生产制造业整个生态链上非常完整,这个是中国的优势,工厂不容易搬,但生态链的迁移那是太难了。


总而言之,虽然目前欧美垄断了主要的底层技术,但依托人工智能很有可能开始第4次工业革命,每次工业革命不仅重塑了价值同时也重塑了价值链,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处于全球第2水平,这个未来是光明的。


3.jpg



中美科技之争下的投资策略



我认为这次中美科技之战,会造成全球包括中国的科技发展减缓,5G大规模商用会比预想中慢,而且整个中国制造业的IT投入也会减缓。比如说苹果要上5G手机,你的网络没准备好,手机也不可能提前大规模去做,制造业也会面临减产的困境。所以虽然科技领域投资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但同时科技领域的投资此时更要有耐心。


另外,从国家策略层面中国对于核心领域技术研发的重视,逐步在整个产业链打造闭环,促进把核心部件替换成国产的,这对全国的创业环境会是一个带动。但我想对创业者说,你要搞清,什么是创业。科技领域有很多事情,是国家应该做的、BAT可以做、华为应该干的,但不适合创业公司来做的。投资机构给你的钱是有期限的,因此也希望在约定的时间窗口可以退出获得财务回报。所以你创业的时候,接近产品化的时候再出来找财务投资人。


另外,科技创新创业,是要在下一个技术周期里去占领高地,而不是在当前周期里对技术门槛里面进行10%、20%的优化,这个没有用,你打不过巨头。


在价值创新上面,我觉得创业公司如何切入市场特别重要,比如切入一个貌似碎片化的场景,但它的想象空间又特别大,这种市场是最舒服的,因为往往巨头看不上,在应用场景领域,智慧物联有很大的机会,我们看好边缘计算技术,“泛”机器人的发展依赖边缘计算技术。


在风险规避方面,创业公司在美国有研发团队和希望把产品出口到美国的,切记得深入理解美国的出口管制条例和CIFUS,甚至咨询进出口法律律师,在公司架构和业务布局提前考虑到这个风险的规避。在产品层面,一方面励志打造一款最佳方案的产品的同时,在合适时间点有适合“国产”的备胎。


以上的视角其实也是我们投资选择的视角。在科技投资领域现在有两派,乐观派和悲观派,悲观派就觉得中国的创业公司很难走出来,我属于是乐观派,核心就是因为中国人太勤奋了。而基于我自己的背景,具有全球视野、能够去做国际市场的创业公司,会更有大成的可能。



青松智慧基金专注创新科技领域投资



我所在的青松基金成立于2012年,在教育文化、消费、创新科技及应用领域都有投资布局,迄今已投资150余家公司——多个项目估值倍数提升近200倍,教育项目平均年增值500%。创始合伙人刘晓松1999年投资腾讯,投资回报率过数万倍。


我没有他这么牛逼,但我也干了不少事儿。我在甲骨文干了10年,后来回国创业,我和我的合伙人联合创办了多米音乐,后来我的团队再次创业做了映客直播,我又回归科技领域专注科技领域投资。


2018年,我们一起做了青松智慧基金,基金的管理合伙人为刘晓松、石建平和董占斌,王少华担任投资合伙人,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TBSI)特聘为基金顾问。


青松智慧基金主要聚焦边缘计算的底层技术如芯片、传感器、各种感应感知能力、机器人的技术,以及这些技术在智能制造、智慧物联、智慧医疗的应用等投资领域。


投资团队具有跨学科领域的国际教育背景,丰富的投资、创业和公司经营管理经验,以懂科技、懂行业、更懂创业者为核心能力,以支持创业者成功为目的服务创业者,以为投资人创造最大价值为经营理念。


目前,我们已经投资了地芯科技、博升光电、佳安智能等创新科技公司,希望未来可以用资本的力量,去驱动更多创新科技的发生,一起去见证一个更伟大的时代。



2.png


石建平(Jimmy Shi)是青松基金合伙人、青松智慧基金的管理合伙人,关注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的投资,于2017年加入青松基金。

 

他曾是美国甲骨文公司全球产品研发负责人、多米音乐联合创始人兼CEO、A8音乐CTO;毕业于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计算机科学系获得本科和硕士学位,拥有多项美国和中国科技领域的专利,在科技领域拥有丰富的投资、经营经验以及广泛的人脉关系。


投资案例包括:柏睿数据、函数空间、飞榴科技、智药科技、飞步科技、博升光电、地芯科技等。

1.jpg


Xml地图 [新时代赌场最佳在线]合法注册网站,专注用户体验,高效快速出款,拥有千万会员的平台。Copyright© 2007-2020(lndhm.com)All Rights Reserved 新时代赌场在线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2456号